今期四不像图玄机

今晚开马结果现场直播Company News
特大网络套路贷黑洞 913万人掉坑 3.8万股民揪心
发布时间: 2020-01-10 来源:未知 点击次数:

交集二,朱定楷生于1965年,虞凌云生于1981年,两人年龄虽然相差了16岁,但却是老相识,早在2012年就曾一同合伙开公司,公司名称是温州纵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至于警方冻结的上海繁银所持华星创业76%股份,是否就是朱定楷所持有部分,上述律师认为,这种可能性非常大。不过,还有待警方披露具体冻结原因。

2015年5月,报喜鸟以5500万元入股小凌鱼金融信息服务(上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鱼金服),温州贷和口袋理财统一交由小鱼金服运营。

退出网贷行业后,朱定楷并未偃旗息鼓,而是携巨资进军资本市场,收购上市公司,瞄准了杭州的上市公司——华星创业。

虞凌云的套路贷黑洞

侦办虞凌云案的警方,突然冻结华星创业实控人的股权

树欲静而风不止。

交集一,朱定楷虽然只是高中学历,却与毕业于宁波大学并拥有浙江大学EMBA学位的虞凌云是老乡,公开资料显示他们均住浙江省瑞安市安阳街道。

虞凌云曾经多种荣誉加身:年度浙江金融行业贡献企业家、2016年度最具行业领导力大奖、年度金融科技新锐人物。然而,唏嘘往事已随风,不过黄梁梦一场。

看到昔日的合作伙伴因为特大套路贷深陷牢狱,不知道报喜鸟作何感想。

交集三,2018年12月,华星创业聘任徐家琦(女)为副总经理,是朱定楷成为实控人后引入的高管。徐家琦1990年出生,本科学历。

2019年3月25日,江苏省泰州市公安机关打掉虞凌云“套路贷”犯罪团伙,冻结涉案资金9亿余元(随着案件进展,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达22亿余元),抓获犯罪嫌疑人200多人。

虞凌云的触角不止网贷,还有资本市场

四川路标律师事务所李凌鹏律师分析认为,朱定楷目前人身自由,可见他本人没有涉案,只是股份涉案,这就有可能是收购华星创业资金来源出了问题。如果上海繁银收购华星创业的资金其中有一部分是来自虞凌云,那么,警方在侦办案件过程中,出于追赃的需要,也可以冻结上海繁银持有的华星创业股份。但只是说理论上有这种可能性,实际情况如何,需要看警方的通报及上市公司的公告。

2011年,刚刚30岁的虞凌云展现出超出常人的商业头脑,他创办了国内首批互联网金融平台之一的温州贷(后改名为掌存宝),是国内最早、最大网贷平台之一,并宣称取得连续多年蝉联全国交易量第一的“傲人业绩”,此后一发不可收拾;

一个惊天大案,正逐步浮现!

对外用尽各种骇人听闻手段催债的虞凌云,却懂得对内拉拢人心。他会向骨干成员发放巨额奖金和提成,以此稳定组织。仅2017年至2019年1月期间,虞凌云就发给庄某奖金6800万元、发给陈某奖金1300万元。

10月11日,华星创业公告称,控股股东上海繁银所持华星创业股份被全部冻结。冻结执行人也是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但该次冻结于11月16日全部解冻。而大约1个月后再次冻结时,冻结比例即改为了76%。

然而,负责侦办虞凌云案的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近日突然冻结了杭州上市公司华星创业的实控人朱定楷所持股份,价值数亿元。

但根据协议,在增资阶段,各方同意,报喜鸟以货币方式增资5470万元,80万元计入注册资本,5390万元计入资本公积金;报喜鸟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周信忠增资1367.5万元,20万元计入注册资本,1347.5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而没有提及虞凌云须增资。增资完成后,报喜鸟仅占10%股份,虞凌云占52.5%股份。

仅从该协议来看,投资完成后,小鱼金服估值为5.5亿元。虞凌云仅以577.5万元的投入,获得2.89亿的估值资产。如果按公司实有资产(注册资本 报喜鸟及周信忠增资)共计7837.5万元来算,虞凌云以577.5万元的投入、按52.5%的占比计算,获得了实有资本4114.69万元(7837.5×52.5%),投下去的资金瞬间翻了7番,增长超过6倍,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其投资的杭州速车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原名:温州市融泰二手车商城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车贷业务,朱定楷于2018年5月24日退出。

华星创业日前公告称,控股股东初步判断本次股份被冻结系上海繁银涉及到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侦办的相关案件,但未披露具体涉及到什么案件。

负责侦办虞凌云案件的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近日突然冻结了杭州上市公司华星创业的实控人朱定楷所持股份。

然而,仅仅过去不到1年,朱定楷实控的上海繁银,其所持有的华星创业股份中的76%,就被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冻结了,所冻结的股份,占华星创业总股本的11.88%。而朱定楷在上海繁银的股份占比,也刚好是76%。上海繁银还有另外一名股东陈武,持股24%。

经过名校深造的虞凌云,也算是学识不浅,随便去哪家公司,都可以获得一份不错的薪水。然而,虞凌云并没有走寻常路,他选择了这些年最火的行业——网贷。

工商信息显示,温州纵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于2012年7月3日成立,注册地址与虞凌云和朱定楷的住址同为瑞安市安阳街道,注册资本100万元人民币。主营业务范围包罗万象,横跨十多个行业:矿产品(不含煤炭)、有色金属、钢材、化工原料(不含危险化学品)、建筑装潢材料、机电设备、成套设备、塑料制品、皮革制品、服装、鞋、帽、针纺织品、工艺品、橡胶制品、家用电器、电动工具、卫生洁具、五金制品、五金交电、通讯产品(不含发射设备)、日用百货批发兼零售;废旧金属回收;货物进出口、技术进出口。该公司股东有金挺聪(持股34%)、蔡建芳(持股33%)、虞凌云(持股25%)、朱定楷(持股8%)。但公司存续不到3年时间,已于2015年4月14日注销,注销原因是决议解散。

每经记者调查发现,朱定楷与套路贷团伙的首脑——虞凌云之间竟有多重密切关联。

朱定楷,同样曾巨资涉足网贷行业,2018年底才入主华星创业(300025.SZ,昨日收盘价5.43元),成为华星创业的实控人和董事长。

华星创业的实控人朱定楷,也是温州商界一位举足轻重的大佬。仅高中学历的朱定楷,不仅是上市公司实控人,还投资多家公司,西至辽阔新疆,东到繁华上海,都有其投资的身影。其还担任上海市浙江温州商会副会长、上海瑞安商会副会长等职。

那么,这是否是定向冻结朱定楷所持华星创业股份,暂时不得而知。但上海繁银所持华星创业股份不是第一次被冻结,其中第一次冻结、解冻、第二次冻结的细节值得关注。

虞凌云在资本市场的故事,源于引入报喜鸟巨资参股。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到,虞凌云与朱定楷颇有交集。

但4年期间,报喜鸟有没有通过小鱼金服赚到分红呢?

每经记者调查发现,徐家琦同时也是宁波凌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总经理,而虞凌云曾是凌鱼投资的重要股东,但记者通过各种渠道也未能查到其持股比例。

虞凌云当初也许没想到自己正在走上一条不归路,他的放贷江湖里,在金钱滚滚而来的同时,充斥着血腥与暴力。以虞凌云为首的网络套路贷团伙,“跻身”中国套路贷十大典型案例,该团伙案件由全国扫黑办督办。

每经记者查阅了报喜鸟2015-2018年共计4年的年报,根据年报披露,小鱼金服2015年亏损1897.36万元,2016年亏损3508.97万,2017年、2018年则未予公布。

其投资的更大的网贷平台是上海棕牛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并且曾是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上海棕牛旗下有搜易借、现金侠两大网贷平台。上海棕牛2017年4月12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搜易借自称是智能贷款搜索信息服务平台,致力于为广大上班族、个体户、蓝领等提供贴心的金融贷款服务,通过大数据和智能匹配技术为用户推荐合适的贷款产品。朱定楷已于2018年4月24日退出,同日卸任法定代表人。

而按报喜鸟官网当年的披露:报喜鸟布局金融投资近亿元入股温州贷,按这一投资金额算,报喜鸟的出资额还不止5500万元,如今的转让价相对于当年投资金额,只能用杯水车薪来形容。

上海繁银是朱定楷专为收购华星创业而设立的公司。2018年10月8日,华星创业公告了上海繁银的相关收购协议。2018年12月,上海繁银以自有资金对华星创业进行增持,增持完成后上海繁银持有华星创业15.63%股份。2018年12月20日,华星创业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朱定楷。

交集四,负责侦办虞凌云套路贷案件的是姜堰公安分局,突然冻结朱定楷所持有的华星创业股份的也是姜堰公安分局,华星创业的公告称:上海繁银初步判断本次股份冻结系上海繁银涉及到泰州市公安局姜堰分局侦办的相关案件,未来不排除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

朱定楷也曾大规模涉足网贷业务,虽然介入时机比虞凌云晚了几年,但仍然享受了网贷最火的年代。

虞凌云与朱定楷的诸多交集

小鱼金服设立过程中,虞凌云虽然没有空手套白狼,但却让报喜鸟注入巨资。按报喜鸟公布的协议内容,在公司设立阶段,注册资金中,虞凌云看似是出了主要资金,出资额为577.5万,占比57.75%;报喜鸟出资30万,占比3%:

2019年9月3日,公安部在河南郑州召开全国公安机关打击“套路贷”犯罪工作推进会,会上公布了“套路贷”犯罪十起典型案例,其中就包括虞凌云套路贷案。

截至2019年9月30日,华星创业股东人数为3.7505万。

2014年10月,虞凌云又创办了口袋理财,很快又成为了业内知名网贷平台,至今累计交易额达338.7亿元。

然而,出资近4年后,报喜鸟2019年2月拟转让小鱼金服全部股权时,已是白菜价,仅以1000万元转让。

2017年11月起,徐家琦任宁波凌鱼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凌鱼投资现在的法定代表人仍为徐家琦,虞凌云则于2018年1月11日退出,接手虞凌云股权的也是老相识——金挺聪,早在2012年就跟虞凌云和朱定楷一起合作开公司。

虞凌云,1981年3月出生,住浙江省瑞安市安阳街道,毕业于宁波大学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并获得浙江大学EMBA学位。

据公安部通报,2017年6月以来,犯罪嫌疑人虞凌云组织人员假借网络借贷平台名义,发布“低利息、无担保”等虚假信息,诱骗借款人到平台借款,借款时索取身份信息及手机通讯录和通话记录,放贷时直接扣除30%“砍头息”,要求借款人偿还全款,借款人无力偿还时,对借款人以及借款人通讯录中的亲友、同事采用侮辱性语言、PS借贷人家属淫秽图片等软暴力方式进行催收,逼使受害人交纳高额“逾期费”。自2017年6月至2018年12月,该团伙对913万余人次实施“套路贷”犯罪活动。

正应了那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江湖上关于虞凌云的故事很多。比如,为了犒赏一名得力干将,虞凌云就重奖了数千万元,因为他知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